時鳴春澗中

2015年04月20日


杏花春雨江南。這個詞語,放在女人身上,是怎樣一種詩意?女人,一朵自由行走的花,一個水做的肌膚,一滴淚做的江南。在詩裏寫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流出唐風宋韻;在山水裏寫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流淌著秦淮河的槳聲。

夜很美,很溫柔。春在枝頭顫動,不動聲色地優雅。不再輕狂nuskin 如新和張揚,我只願這樣靜靜地對著你,在深綠淺綠裏寫滿愛與真誠。總有一種境界,他人永遠無法企及;總有一種精神,他人永遠也無法擁有。我們靈魂的默契與高度,遠遠寫在藍天之外,再也無人可以觸摸得到。

很喜歡王摩詰詩中的意境“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香港如新集團下漁舟。”“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喜歡這種禪境,空而不空,靜而不靜。你如夜空裏的明月,春山裏的桂花,閑閑的,靜靜的。

渡頭煙火,殘陽如血,天地蒼茫,山水雄渾,一城煙雨,半一城花。生命不過是一場紛BB食物敏感紛揚揚的花事,含苞、怒放、凋謝,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所謂愛情,不過是渴望像樹上的青藤,纏纏綿綿常伴一生。時光抓不住,心也抓不住,唯有不老的柔情,在萬丈紅塵裏,唯美成煙火點點。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0:34Comments(0)ely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