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你,我就安心

2015年06月04日




山竹兄,我說若我真的沒有考上那幾所高中的話。我就隨你奔赴,到你所在的城市,可否?

那是第一次見你,校園裏的知了在窗外發瘋似的叫個不停,炎熱的夏季。我們reenex 價錢在老班的辦公室裏報名,你是咱前一個報名的。你叫劉蘇陽,一個頗具蘇杭味道的名字。人如其名,你長得也十分清俊,班裏有不少的女生在背後偷偷的談論你,關於你的一切……我很驚訝,她們怎麼有那麼多的八卦小料。嘻嘻,山竹兄,知道為什麼我管你叫山竹兄嗎?你就像山竹一樣,外表是堅硬的殼,但是內心卻細膩無比。

你說奇不奇怪?你這樣一只清俊的山竹,居然會跟我這種人結交,你總是跟我稱兄道弟的。你管我叫桶,不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而是因為當時我的身材就是一個桶,還有滿臉的包子肉。

可我不喜歡這種關係,我更希望咱們跟朋友一般,嗯……是男女朋友那種。可是你有她,她叫清鳶,是個削瘦的女子,有好看的精緻臉蛋,還有又長又瘦的腿,她的身高讓我自卑。每次我以你哥們的名義當電燈泡時,她與我就會形成鮮明的對比,有許多路過的人在我們兩個身後指指點點,而他們大多驚訝的都是我,一只桶。

在她沒有出現之前,你會跟我一起到學校的天臺吹風然後一邊看著遠方,一邊對我說你所想的未來。那時候我常想,你未來所在的城市,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你會在我上課睡覺時戳戳我的包子臉,然後一邊戳一邊感歎世界上怎麼會有我這種人,會對你吼,卻不會跟你生氣的人。我醒來後很理所應當的怪你戳我的臉,讓你去給我買雪糕賠罪。吃著你買的雪糕,心裏想“如果我們不是哥們就好了,你不會把我當哥們看待。只是把我當女生看”但我知道如果那樣的話你就更不會理我了。有那麼多的女生喜歡你,我得以哥們的名義讓她們與你保持距離。

我真的不喜歡哥們的關係,可是你有了她,但是那天陪你等她的時候,我還是坦白了。“劉蘇陽,我說我們不要再當哥們了。我……不喜歡這種關係,我喜歡……你”你很詫異的看著我,繼而嘴角牽起一個弧度,似乎在說“就憑你?你哪里都沒有她好,所以,別想了”經過我的這麼一說,我們的關係徹底破滅了。是的,我很笨,笨到把我們三年的情誼給推沒了。我很笨,在轉身背對你離開的時候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我很笨,笨到讓你因為這件事後,再也沒有理過我。在我面前走來走去,也只是在跟其他人說笑。你看,我多笨,把我們三年的情誼給扔了海裏,撿不回來了。

那個笑著來找我的漂亮女子,是清鳶。她知道這件事後,找了一幫混混把我堵在學校附近的小巷子裏,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混混?不奇怪,美麗的女人總是有許多效勞的追隨者,哪怕那女人已經名花有主。他們的拳頭像冰雹一樣劈頭蓋臉的向我襲來,很痛很痛,但是心裏更難受。劉蘇陽,嗚,你現在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被欺負了…嗚。也許是他們打累了,就不是很甘心的停手了。她的臉還是那麼精緻,可這時眼神卻是怨恨無比。她俯視著我,對我一字一句的說:“喲,這不是淩秧秧嗎?怎麼了?胖的坐在地上都起不來了?哼,我告訴你,別想勾引我男朋友,你這樣的,還不配!”說完就把身子轉過去,嫵媚地笑著對那群混混說:“謝咯,完事了,我請你們吃夜宵吧。”那群混混點頭哈腰地跟著她走了。劉蘇陽……正想著你,你就破天荒的打了電話過來:“喂?你有沒有見到清鳶啊!她去哪了?兩天都沒有見著她……怎麼辦???不行,這都要下雨了,我得去她家看看。好了,就這樣了。”我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已經是嘟嘟聲了,好難受。要下雨了?我抬頭望向一片漆黑的天空,一顆星星也沒有,只是聽見打雷的聲音。一瞬間,雨來了。豆大的雨珠打在烏青的臉上,生疼生疼的。劉蘇陽,你知道嗎?剛剛她叫我不要勾引你,離你遠點。呵呵,我想她是多慮了吧,看剛剛那個電話……再說了,我哪來的資本勾引你?昏暗的路燈亮起來了,撐著酸痛的軀體,一步步向家裏走去。路燈把我的影子投到了牆上,我看見的不是窈窕多姿的身影,而是一只碩大的桶。

我想,清鳶說的對,我,不配。

那天中午你找到我,估計是想讓我清醒。你拿著被你ps過的我的照片。“聽好了,淩秧秧,要是你變成這樣的話,我或許會考慮跟你當男女朋友,否則,想都不用想,我是不會考慮的。”那照片上是一張清純的瓜子臉。劉蘇陽,你是想讓我把包子臉變成瓜子臉嗎?“嗯,還有這身材。嘖嘖……”你一臉嫌棄的樣子。

呵呵,劉蘇陽,面對這樣的你,我居然還有癡心妄想,我想跟你在一起。

在跑道上瘋狂的奔跑著,我想把身上多餘的肉都甩掉。整個夏天,在知了的叫聲中,我都不停地在奔跑。是的,我想瘦下來,我想跟你在一起。經歷了一個夏天瘋狂的運動和節食,我終於瘦了。蛻變成為一個窈窕多姿,瓜子臉的少女。漸漸的,我也有了不少的追求者。可這不是我想要的。他們只是看到了今天我的美好,卻不知道我是多麼艱辛才變成今天這般模樣。我要變得優秀,才能與你般配。我找到了你,你卻連正眼都不瞧我一下。劉蘇陽,你這個騙子,當時你說如果我瘦了,漂亮了,你就會考慮的,可是如今……

我瘦了,爸爸卻也被一個身材婀娜的妖嬈女人帶走了。那段時間,爸爸每天都早出晚歸的,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每天晚上回來都是一身的酒氣,有時還會摟著媽媽,嘴裏卻喊著那個女人的名字。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會破口大罵,可惜,我保護不了媽媽。那個妖嬈的女人找上門來了,他們終於還是離婚了。

爸爸跟那個女人走後,媽媽就整日躲在房間,以淚洗面。整個人變得十分憔悴,體重也驚人的減少了不少。她病倒了,是白血病,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骨髓,做不了手術,只能在醫院裏住著。我突然很怕,怕現在體重輕的如羽毛的她就那麼被風吹走了怎麼辦?一個月後的一個中午,接到醫院的電話,說讓我準備一下她的後事。她只剩下一個星期了。我向老師請了兩個星期的假。在醫院裏陪著她。她那些天都在念叨著自己年輕時候的事,大多是關於他的。最後一天,她很安靜,安靜地走了。她的遺言是祝福那個她愛著的,卻背叛了她的男人幸福。為什麼?這個時候他指不定和那個女人在哪里風流快活呢。一點也不恨他,為什麼?她火化那天,他還是沒有出現。抱著她的骨灰,抬頭仰望昏暗的天空。耳畔吹過一陣風,它在為誰哭泣?是為童話裏賣火柴的小女孩,還是為你的一片癡心?

幾乎是一瞬間,我成了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我覺得,我的世界開始一點點的崩塌。

你和她分手了,原因是她跟那群混混的頭頭在一起了。她還當著那個頭頭和很多人的面前,甩了你一個耳光。告訴你,她其實是愛他的,叫你不要再糾纏她。你不相信那是真的,曾經那個那麼愛你的她呢?哪去了?她說要分手,你終究是答應了。

我在馬路邊上找到你的時候,你正坐在馬路邊上,喝的爛醉,像一個受了欺負的孩子。也許是醉了,突然沖著我喊:“清鳶!你不能這樣,我為了你,連跟淩秧秧三年的感情都不要了。你不能就這樣離開!你不是愛他的,不,不是!”現在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把我當成了她。劉蘇陽!你個騙子!你說過的,我若瘦了,漂亮了就考慮跟我做男女朋友的。可是,現在她都走了,你還是愛著她。而我,卻被你蠱惑了,不能自拔,怎麼辦?她走了,我漂亮了,但你還是不喜歡我……想到自己剛剛成為了孤兒,又受到了這樣的刺激,我忍不住蹲在醉醺醺的你身旁,大哭出聲。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你也許是清醒了不少。轉過臉,雙眼迷離地看著我:“淩秧秧?你怎麼在這?”“你打電話找我來的……”你忽然拉住我的:“那個淩秧秧,我們交往吧。”看著你的臉,忽然有種不真實感。我好怕這只是醉話。

甩開你的手,這一夜,落荒而逃。

紙飛機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準確無誤的落在我的桌上。“淩秧秧,那件事,你考慮好了嗎?———劉蘇陽”“放學後,學校天臺見”原來,那不是醉話。看著黑板上的倒計時,我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

“劉蘇陽,對不起……”我轉過頭去看你,你看著遠方笑了“那我們就當哥們吧,一輩子的”看著落日,我也釋懷的笑了“嗯,一輩子的哥們。”劉蘇陽,我明白了。也許當情侶會有分手的一天,但是哥們不會分手。正所謂“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劉蘇陽,謝謝你讓我遇見更美好的自己。謝謝你,給了我整個青春滿滿的回憶。謝謝你,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時間出現。我親愛的山竹兄,謝謝你。

天臺的風,又開始吹了。

很久之後,劉蘇陽的原型從我的生活裏消失了。他,終於變成了小說裏沒有靈魂的虛構人物。

清鳶站在蘇陽的墓前,謝謝你,我親愛的山竹兄,謝謝你路過我年少時的心房。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1:28Comments(0)elyze 冷凍溶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