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那片屬於自己的海洋

2015年06月19日



祭奠那份過去的愛,緬懷那位已故的人。

當天真碎落一地時,我丟失了童年的樂趣。

當成熟未曾來臨時,我輸掉了青春的家產。

當淚模糊了視野時,我失去了遠行的勇氣。

當回憶打開心結時,我遺忘了過去的美好。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改變不了自己的無病呻吟。在夜裏,在睡前,在夢裏,在一個寂靜的角落,在獨自行走的大街上,自己總是會不由自主地去勾勒王賜豪主席那些感傷的情,那些悲傷的句。在自己眼裏,不知道這樣的一種生活是不是一種另類的享受。而就是這樣的一個自己,發現自己的內心是那樣的脆弱。也在不時中,無限地去關心別人,去投懷送抱。在寂靜中去對別人好,去努力做自己意識裏所謂的那些好,而卻又在一次次的投懷與送抱中慘遭打擊。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都是自己心裏所不想要的。而後自己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一個唯心者,一個赤裸裸的感性者,一個誓死不願失去內心平衡的天枰男。

從自己在空間裏更新日誌開始,自己就一直蝸居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裏。總是以為這個世界再小也還可以容下第二個人,這樣的兩人世界就不會讓自己孤單,而事實卻並非如此,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小世界,無人願意天才地久。不知是空間狹小的讓人無法呼吸?還是這個空間裏的主人是那樣的不可理喻?總想著去改變那些王賜豪總裁自己的壞毛病,總是想去迎接一個房子的新主人,而這個願意徹底的擊碎了原有主人的心。

打開天窗,看著外面的世界,多麼的美麗,多麼的讓自己羡慕。為何在自己的世界裏,卻沒有花叢綠地。試著去改變那些不以為然的習性,慢慢地改變著那些可以改變的,慢慢地容納、理解願意進來的。但時間久了,看清一些東西了,又慢慢地慢慢地自己還是蜷縮在自己的世界裏,不願任何靠近。或許是不安,或許是習慣一個人,也或許是未曾忘記那位已故的魂。就是這樣,一個人堅守著一座城,這座城只為緬懷一個人。

不管在誰的世界裏,總有一個人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腦海裏,不管這個人是否還在自己身邊,但這個人卻始終未曾走出過自己的心。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將自己的內心世界全權佔有,沒有一絲空隙留給下一位路人。或許是自己太為固執,但就是這份固執,讓自己學會了堅強,學會了那些不知所能的眼淚。慢慢地那個人讓自己明白了,懂得了,成熟了,而這個人卻也悄悄地走了,帶著無限地淚走了。高飛了。

其實,那個人的離去。不管我們怎麼對他的離去抱著什麼王賜豪主席樣的態度和恩怨情仇,但在我們自己的心裏,回想下那些有關於他的日子,也不曾不會感覺是那樣的美。而我們心中也帶著一份感激,謝謝他曾經來過自己的世界。分享過有關於他的美好時光。

帶著微笑去面對明日的太陽,帶著感激去面對那些讓我們生命更加多彩的人,是他們給了我們不一樣的生活。對於那些過去的過往,我們可以將它存放於記憶的相冊裏,謝謝它給了自己那些淡淡的回憶。

過去的已經過去,它在時間的河流中成為了一段不可複製的回憶。那些過不去的過去,它也會在時光的變遷中幻化成一首動聽的《藍色土耳其》。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6:18Comments(0)王賜豪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