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2015年06月23日




不甘心,不死心,但我並貪心!從不輕言愛,愛了,也決不輕易言棄!

午夜夢回時,淚濕枕巾。我原以為,把自己緊緊抱住,就不會感到寒冷;我原以為,冬天來了,春天便會在不遠處等候。可是我忘了問自己,這情,到底能不能安然的度過,對我來說,最凜冽的這一季寒冬……

看似洋洋灑灑地揮動著十指,敲打著有關於你的文字,眼淚隨著鍵盤的敲擊聲滑落……此刻,四周一片死寂,累了吧!疼了吧!那就讓自己緩緩吧,喘口氣,歇一歇,然後再重新上路。

一次一次,總是以這樣的方式心疼著自己。如今,終於感覺累了,累到不是歇一歇就能讓自己緩過來。那是一種心力交瘁的慘狀,慘不忍睹。就如一塊白布上放了不完整的墨水匣,一點一滴滲出的水墨,不會引起注意,卻會慢慢印染開來,最後塗毀了整塊布匹。

如果你不愛我,就請不要來傷害我;如果你愛我,請你好好珍惜我!曾經偶爾的邂逅,原來只是一場風花雪月,一場半途而廢的遊戲。那些曖昧的眼神和暗示,那些關懷和愛憐,只是一場呼嘯而過的天花亂墜。而我,居然是這場遊戲中最傻的一個傻瓜,一只最笨的木偶!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1:20Comments(0)MathConcept奧數

離開那片屬於自己的海洋

2015年06月19日



祭奠那份過去的愛,緬懷那位已故的人。

當天真碎落一地時,我丟失了童年的樂趣。

當成熟未曾來臨時,我輸掉了青春的家產。

當淚模糊了視野時,我失去了遠行的勇氣。

當回憶打開心結時,我遺忘了過去的美好。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改變不了自己的無病呻吟。在夜裏,在睡前,在夢裏,在一個寂靜的角落,在獨自行走的大街上,自己總是會不由自主地去勾勒王賜豪主席那些感傷的情,那些悲傷的句。在自己眼裏,不知道這樣的一種生活是不是一種另類的享受。而就是這樣的一個自己,發現自己的內心是那樣的脆弱。也在不時中,無限地去關心別人,去投懷送抱。在寂靜中去對別人好,去努力做自己意識裏所謂的那些好,而卻又在一次次的投懷與送抱中慘遭打擊。遇到的那些人,那些事,都是自己心裏所不想要的。而後自己不得不承認自己是一個唯心者,一個赤裸裸的感性者,一個誓死不願失去內心平衡的天枰男。

從自己在空間裏更新日誌開始,自己就一直蝸居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裏。總是以為這個世界再小也還可以容下第二個人,這樣的兩人世界就不會讓自己孤單,而事實卻並非如此,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小世界,無人願意天才地久。不知是空間狹小的讓人無法呼吸?還是這個空間裏的主人是那樣的不可理喻?總想著去改變那些王賜豪總裁自己的壞毛病,總是想去迎接一個房子的新主人,而這個願意徹底的擊碎了原有主人的心。

打開天窗,看著外面的世界,多麼的美麗,多麼的讓自己羡慕。為何在自己的世界裏,卻沒有花叢綠地。試著去改變那些不以為然的習性,慢慢地改變著那些可以改變的,慢慢地容納、理解願意進來的。但時間久了,看清一些東西了,又慢慢地慢慢地自己還是蜷縮在自己的世界裏,不願任何靠近。或許是不安,或許是習慣一個人,也或許是未曾忘記那位已故的魂。就是這樣,一個人堅守著一座城,這座城只為緬懷一個人。

不管在誰的世界裏,總有一個人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腦海裏,不管這個人是否還在自己身邊,但這個人卻始終未曾走出過自己的心。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將自己的內心世界全權佔有,沒有一絲空隙留給下一位路人。或許是自己太為固執,但就是這份固執,讓自己學會了堅強,學會了那些不知所能的眼淚。慢慢地那個人讓自己明白了,懂得了,成熟了,而這個人卻也悄悄地走了,帶著無限地淚走了。高飛了。

其實,那個人的離去。不管我們怎麼對他的離去抱著什麼王賜豪主席樣的態度和恩怨情仇,但在我們自己的心裏,回想下那些有關於他的日子,也不曾不會感覺是那樣的美。而我們心中也帶著一份感激,謝謝他曾經來過自己的世界。分享過有關於他的美好時光。

帶著微笑去面對明日的太陽,帶著感激去面對那些讓我們生命更加多彩的人,是他們給了我們不一樣的生活。對於那些過去的過往,我們可以將它存放於記憶的相冊裏,謝謝它給了自己那些淡淡的回憶。

過去的已經過去,它在時間的河流中成為了一段不可複製的回憶。那些過不去的過去,它也會在時光的變遷中幻化成一首動聽的《藍色土耳其》。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6:18Comments(0)王賜豪總裁

母愛就像守護的星星

2015年06月11日




那年暑假,在一個偏遠的山區初中,我得了全校第一的好成績。老師說,只要我能繼續保持這樣的好成績,考上一所好的中專學校不成問題。那些年,能上中專學校觀光旅遊景點是我們這些窮孩子的最高理想,因為,從中專學校畢業的學生,都能謀個國家機關的工作,就再也不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了。

而這時候,大姐正在讀高中,大哥和我在同一所學校讀初中,家裏已經是負債累累了。母親為了我們三姐弟讀書的開銷急白了頭。而繼父只知道喝酒,從不拿錢給我們姐弟讀書。

恰巧這時候,鄉里的農貿市場設了個收廢品的小店,只要誰家有廢棄不用的塑膠桶、鐵耙子、厚紙片……都可以賣給小店。當母親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欣喜不已,她決定閒暇時候去拾廢品換錢,這樣一來,可以改變生活的拮据,多餘的錢還可以給我們繳學費。

一個暑假過去了,母親拾來的廢品堆滿了一間舊屋,用板車抑鬱症中醫拉到廢品店去,換得了五十多元錢。母親很高興,因為這些錢夠一個人的學費了。

看似一切都在慢慢好起來,怎料,那夜我就聽到了母親的歎息聲。原來,拾廢品的人越來越多,即便母親每天走上幾十裏地,拾來的廢品也換不到幾個錢。

看著母親緊縮的眉頭,我也無計可施。有一天,我放學回來,趁著月色回家的時候,看到學校靠山腳的圍牆有一扇虛掩的木門,有人從那扇木門溜到學校去拾廢品。學校平日裏是不容許外人進出的,所以散落的廢品很多,只有等到寒暑假臨近,老師才組織學生進行一次徹底清理,清理出來的廢品由校方統一處理。

我回家悄悄把這事告訴了母親,母親怎麼都不願意,母親覺得這是小偷行為,不可以取。

就在我相信了母親不會走進那扇門去拾廢品的時候,學校突然出現了一條爆炸式新聞:附近村婦黃曉,道德敗壞之極,連學校的垃圾也偷。我頓時頭嗡嗡作響,感覺後背有無數雙手在撮脊樑骨,涼颼颼的。很多同學還故意從我面前過的時候,拿出一張舊紙片使勁一扔,再做一個怪怪的動作來羞辱我。

幸運的是,校長知道我家情況後,特許了母親去學校擔拾廢品,還允許母親白天來。我正為母親暗自高興的時候,新的煩惱接踵而至。母親那弓起脊背,髒兮兮的樣子,經常出現在學校的垃圾桶周圍,成了同學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垃圾王”“爬屎蟲”這樣噁心的外號都扣在母親頭上,扣在我頭上。

我雖理解母親的難處,但,終是忍無可忍,在一個冬日的夜裏,我央求母親:“你就別去學校拾廢品了,同學們都知道了我有你這樣一個母親……”

母親歎息了一聲:“我以後注意點,等天黑了再去吧。”情感美文

後來,母親只是夜深人靜的時候走進學校,在月色下小心身心靈課程翼翼地拾廢品,再摸黑回家。

不覺,我已經初中畢業了,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地區中專學校,一時間成了山溝裏的大新聞,母親逢人便說:“今年我兒子考上了中專學校了。”

但,家裏的窮日子,並未因為我考上中專學校而改變,相反,高額的學費和生活費,給母親添加了新愁。

母親出門拾廢品的時候更多了。

有一次,放暑假,我從學校趕回家,但是我在家裏沒有看到母親,尋遍了菜園子也沒有看到母親。臨近中午了,炙熱的太陽悶得人透不過氣來。母親怎麼還不回家呢?不會是去學校拾廢品了吧?我轉念一想,拔腿就往學校跑去。

天啦,母親和裝廢品的蛇皮袋一起從那扇木門跌了出去。原來,那扇木門後,就是一條兩米多寬的壟溝,上面是兩根杉木架起的小橋,就是走過去都得小心翼翼,何況母親還背著一蛇皮袋廢品。母親癱坐在壟溝裏,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原來,母親的左膝蓋骨摔脫臼了動彈不得。

我的眼淚頓時嘩嘩地流了下來,我跳到母親身邊,使勁把母親推出壟溝。

當村衛生所的醫生趕來,為母親接好骨頭,上藥的時候,我才看清母親膝蓋上累累的疤痕——那都是母親出門拾廢品時候摔的,我撲在母親懷裏,泣不成聲。母親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要難過,日子總會好起來的。”

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怕人知道我有一個拾廢品的母親了。每次從學校放假回來,我還幫助母親整理廢品,和推著板車去農貿市場賣廢品。

因為,我懂得,母愛從不卑微,我們不必也不能因為母親的卑微之舉而自慚形穢。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5:56Comments(0)身心靈課程

只要是你,我就安心

2015年06月04日




山竹兄,我說若我真的沒有考上那幾所高中的話。我就隨你奔赴,到你所在的城市,可否?

那是第一次見你,校園裏的知了在窗外發瘋似的叫個不停,炎熱的夏季。我們reenex 價錢在老班的辦公室裏報名,你是咱前一個報名的。你叫劉蘇陽,一個頗具蘇杭味道的名字。人如其名,你長得也十分清俊,班裏有不少的女生在背後偷偷的談論你,關於你的一切……我很驚訝,她們怎麼有那麼多的八卦小料。嘻嘻,山竹兄,知道為什麼我管你叫山竹兄嗎?你就像山竹一樣,外表是堅硬的殼,但是內心卻細膩無比。

你說奇不奇怪?你這樣一只清俊的山竹,居然會跟我這種人結交,你總是跟我稱兄道弟的。你管我叫桶,不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而是因為當時我的身材就是一個桶,還有滿臉的包子肉。

可我不喜歡這種關係,我更希望咱們跟朋友一般,嗯……是男女朋友那種。可是你有她,她叫清鳶,是個削瘦的女子,有好看的精緻臉蛋,還有又長又瘦的腿,她的身高讓我自卑。每次我以你哥們的名義當電燈泡時,她與我就會形成鮮明的對比,有許多路過的人在我們兩個身後指指點點,而他們大多驚訝的都是我,一只桶。

在她沒有出現之前,你會跟我一起到學校的天臺吹風然後一邊看著遠方,一邊對我說你所想的未來。那時候我常想,你未來所在的城市,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你會在我上課睡覺時戳戳我的包子臉,然後一邊戳一邊感歎世界上怎麼會有我這種人,會對你吼,卻不會跟你生氣的人。我醒來後很理所應當的怪你戳我的臉,讓你去給我買雪糕賠罪。吃著你買的雪糕,心裏想“如果我們不是哥們就好了,你不會把我當哥們看待。只是把我當女生看”但我知道如果那樣的話你就更不會理我了。有那麼多的女生喜歡你,我得以哥們的名義讓她們與你保持距離。

我真的不喜歡哥們的關係,可是你有了她,但是那天陪你等她的時候,我還是坦白了。“劉蘇陽,我說我們不要再當哥們了。我……不喜歡這種關係,我喜歡……你”你很詫異的看著我,繼而嘴角牽起一個弧度,似乎在說“就憑你?你哪里都沒有她好,所以,別想了”經過我的這麼一說,我們的關係徹底破滅了。是的,我很笨,笨到把我們三年的情誼給推沒了。我很笨,在轉身背對你離開的時候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我很笨,笨到讓你因為這件事後,再也沒有理過我。在我面前走來走去,也只是在跟其他人說笑。你看,我多笨,把我們三年的情誼給扔了海裏,撿不回來了。

那個笑著來找我的漂亮女子,是清鳶。她知道這件事後,找了一幫混混把我堵在學校附近的小巷子裏,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混混?不奇怪,美麗的女人總是有許多效勞的追隨者,哪怕那女人已經名花有主。他們的拳頭像冰雹一樣劈頭蓋臉的向我襲來,很痛很痛,但是心裏更難受。劉蘇陽,嗚,你現在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被欺負了…嗚。也許是他們打累了,就不是很甘心的停手了。她的臉還是那麼精緻,可這時眼神卻是怨恨無比。她俯視著我,對我一字一句的說:“喲,這不是淩秧秧嗎?怎麼了?胖的坐在地上都起不來了?哼,我告訴你,別想勾引我男朋友,你這樣的,還不配!”說完就把身子轉過去,嫵媚地笑著對那群混混說:“謝咯,完事了,我請你們吃夜宵吧。”那群混混點頭哈腰地跟著她走了。劉蘇陽……正想著你,你就破天荒的打了電話過來:“喂?你有沒有見到清鳶啊!她去哪了?兩天都沒有見著她……怎麼辦???不行,這都要下雨了,我得去她家看看。好了,就這樣了。”我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已經是嘟嘟聲了,好難受。要下雨了?我抬頭望向一片漆黑的天空,一顆星星也沒有,只是聽見打雷的聲音。一瞬間,雨來了。豆大的雨珠打在烏青的臉上,生疼生疼的。劉蘇陽,你知道嗎?剛剛她叫我不要勾引你,離你遠點。呵呵,我想她是多慮了吧,看剛剛那個電話……再說了,我哪來的資本勾引你?昏暗的路燈亮起來了,撐著酸痛的軀體,一步步向家裏走去。路燈把我的影子投到了牆上,我看見的不是窈窕多姿的身影,而是一只碩大的桶。

我想,清鳶說的對,我,不配。

那天中午你找到我,估計是想讓我清醒。你拿著被你ps過的我的照片。“聽好了,淩秧秧,要是你變成這樣的話,我或許會考慮跟你當男女朋友,否則,想都不用想,我是不會考慮的。”那照片上是一張清純的瓜子臉。劉蘇陽,你是想讓我把包子臉變成瓜子臉嗎?“嗯,還有這身材。嘖嘖……”你一臉嫌棄的樣子。

呵呵,劉蘇陽,面對這樣的你,我居然還有癡心妄想,我想跟你在一起。

在跑道上瘋狂的奔跑著,我想把身上多餘的肉都甩掉。整個夏天,在知了的叫聲中,我都不停地在奔跑。是的,我想瘦下來,我想跟你在一起。經歷了一個夏天瘋狂的運動和節食,我終於瘦了。蛻變成為一個窈窕多姿,瓜子臉的少女。漸漸的,我也有了不少的追求者。可這不是我想要的。他們只是看到了今天我的美好,卻不知道我是多麼艱辛才變成今天這般模樣。我要變得優秀,才能與你般配。我找到了你,你卻連正眼都不瞧我一下。劉蘇陽,你這個騙子,當時你說如果我瘦了,漂亮了,你就會考慮的,可是如今……

我瘦了,爸爸卻也被一個身材婀娜的妖嬈女人帶走了。那段時間,爸爸每天都早出晚歸的,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每天晚上回來都是一身的酒氣,有時還會摟著媽媽,嘴裏卻喊著那個女人的名字。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會破口大罵,可惜,我保護不了媽媽。那個妖嬈的女人找上門來了,他們終於還是離婚了。

爸爸跟那個女人走後,媽媽就整日躲在房間,以淚洗面。整個人變得十分憔悴,體重也驚人的減少了不少。她病倒了,是白血病,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骨髓,做不了手術,只能在醫院裏住著。我突然很怕,怕現在體重輕的如羽毛的她就那麼被風吹走了怎麼辦?一個月後的一個中午,接到醫院的電話,說讓我準備一下她的後事。她只剩下一個星期了。我向老師請了兩個星期的假。在醫院裏陪著她。她那些天都在念叨著自己年輕時候的事,大多是關於他的。最後一天,她很安靜,安靜地走了。她的遺言是祝福那個她愛著的,卻背叛了她的男人幸福。為什麼?這個時候他指不定和那個女人在哪里風流快活呢。一點也不恨他,為什麼?她火化那天,他還是沒有出現。抱著她的骨灰,抬頭仰望昏暗的天空。耳畔吹過一陣風,它在為誰哭泣?是為童話裏賣火柴的小女孩,還是為你的一片癡心?

幾乎是一瞬間,我成了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我覺得,我的世界開始一點點的崩塌。

你和她分手了,原因是她跟那群混混的頭頭在一起了。她還當著那個頭頭和很多人的面前,甩了你一個耳光。告訴你,她其實是愛他的,叫你不要再糾纏她。你不相信那是真的,曾經那個那麼愛你的她呢?哪去了?她說要分手,你終究是答應了。

我在馬路邊上找到你的時候,你正坐在馬路邊上,喝的爛醉,像一個受了欺負的孩子。也許是醉了,突然沖著我喊:“清鳶!你不能這樣,我為了你,連跟淩秧秧三年的感情都不要了。你不能就這樣離開!你不是愛他的,不,不是!”現在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把我當成了她。劉蘇陽!你個騙子!你說過的,我若瘦了,漂亮了就考慮跟我做男女朋友的。可是,現在她都走了,你還是愛著她。而我,卻被你蠱惑了,不能自拔,怎麼辦?她走了,我漂亮了,但你還是不喜歡我……想到自己剛剛成為了孤兒,又受到了這樣的刺激,我忍不住蹲在醉醺醺的你身旁,大哭出聲。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你也許是清醒了不少。轉過臉,雙眼迷離地看著我:“淩秧秧?你怎麼在這?”“你打電話找我來的……”你忽然拉住我的:“那個淩秧秧,我們交往吧。”看著你的臉,忽然有種不真實感。我好怕這只是醉話。

甩開你的手,這一夜,落荒而逃。

紙飛機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準確無誤的落在我的桌上。“淩秧秧,那件事,你考慮好了嗎?———劉蘇陽”“放學後,學校天臺見”原來,那不是醉話。看著黑板上的倒計時,我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

“劉蘇陽,對不起……”我轉過頭去看你,你看著遠方笑了“那我們就當哥們吧,一輩子的”看著落日,我也釋懷的笑了“嗯,一輩子的哥們。”劉蘇陽,我明白了。也許當情侶會有分手的一天,但是哥們不會分手。正所謂“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劉蘇陽,謝謝你讓我遇見更美好的自己。謝謝你,給了我整個青春滿滿的回憶。謝謝你,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時間出現。我親愛的山竹兄,謝謝你。

天臺的風,又開始吹了。

很久之後,劉蘇陽的原型從我的生活裏消失了。他,終於變成了小說裏沒有靈魂的虛構人物。

清鳶站在蘇陽的墓前,謝謝你,我親愛的山竹兄,謝謝你路過我年少時的心房。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1:28Comments(0)elyze 冷凍溶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