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終結依然優雅

2015年07月07日



有時我想,所有人都是一樣的。在各自粉飾的外表下都有千瘡百孔的人生和一個暗黑的深淵。如果了知這些,不會覺得自己特別,也不會覺得自己無辜。時間飛逝,人生百味雜陳,無法言說。仿佛一個人寫了長長的信,但未等到那個可以投遞的人。被閱讀被接納被理解是奢侈的。此刻做一個可以獨自靜靜寫信的人,也已不錯。

我是個舊式樣的人,喜歡用手工康泰領隊慢慢做東西的時代。那個時代,有人跋涉千山萬水只為相見一面,鴻雁往來耐心等待,春夜無事庭院中閑坐,聆聽雨水跌在芭蕉葉上,蓋一座亭閣只為觀望盛開的杏花。如果遇見生命中一個重要的人,我知道,在我等待他良久的時候,他也已經等待我良久。我們各自都應該是美而好的。

如同昨日我去買盆景,看到一對老人頭髮白了,氣定神閑,容色乾淨,照料著姿態古雅的盆景。盆景也像它們的主人。我買了一盆大阪松,一盆垂絲海棠。什麼樣的人,種出什麼樣的東西。把盆景擱置好,桃花枝和白梅養在清水中。我想當我們遇見,將會找到一個地方,看花,喝茶,並肩坐著,說些絮絮叨叨溫柔而輕聲的話。不知不覺,就讓歲月又翻了一頁。

如果在任何變化中存在著接納和順受,那麼即便是終結,也依然呈康泰領隊現著優雅和自在。最終一切逝滅都會朝向新生。

一切都有期限。只需往前走。執著過的,放空了。拖累過的,分解了。困頓過的,單純了。被擊傷過的,越過了它。如此,即便是有著微微傷感,也如同被清洗。若此刻沒有一絲的期待或恐懼,就是當下最為完美的時分。而那一刻,心就像那秋天樹枝上飽滿的果實,懸掛著,知道會墜落,無念無想,不憂不慮,只是隨順因緣。

如此,天上一年,人間一世。

我從不奢望長久,只希望活得徹底。燃燒充分,展示出純度。不停上演的康泰領隊生老病死,論證這個物質世界的變幻無常和岌岌可危。我們已知道它的苦,就可以快樂而不復雜地參與它的遊戲。

最漫長的愛,其實是與自己相愛。但如果某天,我遇見了你,會邀請你一起與我躍入海洋。只有當我們各自成為渺小的水珠,彼此才會永恆地在一起。如同一段我所喜歡的經文:“世界是一座橋樑,你可以跨過它,但不要在其上建房。”我們的愛,也是如此。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5:45Comments(0)抽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