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政府主導”需要提高公辦園比例

2018年09月13日


 落實“政府主導”需要提高公辦園比例 


  教育規劃綱要提出,要建立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公辦民辦並舉的辦園體制,要大力發展公辦幼兒園、積極扶持民辦幼兒園。在這一表述中,對“政府主導”的解釋是雙重的,即既要大力發展公辦園,也要積極扶持民辦園,任何一個方面都不能偏廢。而且,大力發展公辦園優先於積極扶持民辦園,因為公辦園是政府實現其學前教育底線責任的保障,是世界范圍內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輕易放棄的責任,只是在不同國家稱謂方式不同而已。 

學校提供教育的同時,我們往往忽視了學校是否具備一所學校所與之相符的資格,學校資格是與之相匹配的師資力量教育資源,如果最基本的達不到,孩子的學習便更難的得到保障,靠線下家長所報的各類補習班來彌補,剝奪了孩子的更多時間,也花去了家長的大量金錢,教育的倆大環境無非是家庭和學習環境即學校,無法保證前者但我們更該加強後者,將師資資源分配到位,同時教育介護也是重要的一點,看似無人問津的問題在得到重視後將防禦掉大量隱患。

  如果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的實施結果只是推動民辦園的大規模發展,那么,“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公民辦並舉”的學前教育辦園體制就沒有真正建立起來,甚至是發生了根本性偏差。進一步而言,以民辦園為主體的學前教育不可能是“普惠性學前教育”,民辦園的逐利本性使其無法擔當公益性責任。即便各地普惠性民辦園已占一定比例且還在不斷地擴大,但與公辦園相比,政府扶持普惠性民辦園的財政性經費畢竟有限,各地政府現有的政策工具也只能有限地調動民辦園承擔公益性責任的積極性。倘若地方政府單純發展普惠性民辦學前教育,而不以一定比例的公辦園為前提,則很難保障弱勢人群、特殊地區的權益,致使學前教育不公平現象加劇。 

如今是個安穩平和的年代,讀書成為孩子們的宿命是壓力也是一種幸運,學前教育更是提前打開更多孩子的思維,讓他們年紀輕輕看的更遠更高,新老舊輩也沒落下力爭上游,雖然這樣環境競爭壓力大,但是國家人才輩出,生活的根本才能提升。

  如果各級政府在發展學前教育時,僅僅扶持結構相對不穩定、制度欠完善、投入不長效、質量待提高的普惠性民辦園,在現階段,勢必會造成對弱勢人群、特殊地區兒童受教育權的剝奪。因為“普惠性民辦園”是具有“普惠性”、“民辦園”雙重身份的,其“普惠性”的程度取決於政府的扶持力度與監管力度,而其“民辦園”的特性卻來自其逐利本性、競爭本性、自由本性。世界范圍內的經驗尤其是美國自1965年便開始的面向弱勢人群的“開端計劃”表明,國家幹預學前教育、舉辦公辦園是保障弱勢群體利益、實現社會長治久安的良策。


 

 

Posted by 比類がない at 17:22Comments(0)